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 > 我用靠身体挣来的钱找“鸭子”平衡

我用靠身体挣来的钱找“鸭子”平衡

大学毕业后我留在了北京,我在一个知名的IT公司做销售,因为我知道销售做得好可以挣很多钱。

我现在没有结婚,也没有固定的男朋友,对于一个将近30的女人来说,未免不正常。但是我很安于现状,我觉得现在很好,虽然没有这些,但是我从来不缺乏性爱。

这么多年,我慢慢的从最底层做起,现在还在这个公司做销售,但是不是简单的卖东西,经过我手的都是上千万的买卖。最初的时候每个月我只有几百元,然而现在,我年薪在40万,年底完成任务还有成倍的提成。即使在北京,我也算是中产阶级了吧。我一个人,买了好车子,大房子,始终是我一个人。其中的艰辛,没有人能体会。

销售这行,其实并不适合女人干,很多合同都是在歌厅、饭桌上签下的。但是我干的风生水起。因为,为了能签到更多的合同,我把自己卖了,一次又一次。有时候我总想,我这样和妓女有什么区别呢,还不如妓女干完直接拿钱,我何必辛辛苦苦挣那点提成呢?但是我否定了自己,我要用工作证明自己。

我并不是很漂亮的女子,但是我会把自己打扮得风情而不风骚,我有着美好的身躯,这是我的资本,我为她感到骄傲。也是因为她,让那么多的事业有成的男人拜倒在我石榴裙下,心甘情愿的。我甚至看了很多关于怎样诱惑男人的书,让他们乖乖的俯首称臣。

每个女人的第一次都是值得怀念的,而我的第一次,现在我居然想不起来他是谁了。只记得那是一单虽然不大,但却是决定我和另外一个男同事谁能升职的关键的一单生意。哪个不知道什么总的男人把我带到酒店,把合同摆在桌上,用手指敲了敲,就来脱我的衣服。我含着泪屈服了,为了挣很多的钱被那个谢顶的老头压在了身下。没有一丝的快感,有的,只是钻心的疼痛和屈辱。

事后,他看到床单上的血迹,先是一愣,然后裂开嘴乐了。他说,还是个处女,值了。然后利索的在合同上面签了名。拿着那张纸,我哭了一夜。

再回忆过去,我不仅不觉得屈辱,反而觉得很可笑。不过是一张薄薄的膜,给谁不都是一样?这么多年,对任何事情我都看开了。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没钱,才是可耻的。我已经很多年没有回家了。他们只要我寄回去钱,根本不管我的死活。我不知道我和多少男人上过床,我不觉得耻辱,我当这是享受。

当然不是每个人我都会接受,我有自己的标准。对我工作有帮助的,有优先权,我放在第一位;其次就是看起来顺眼的,当然身体要结实,强壮才能吸引我,我不喜欢又瘦又小的男人。

起初的时候,和我的客户上床是逼不得已,只有到了一定额度的合同我才会献身,没多少钱的即使谈不成我也不在乎。后来只要我寂寞了,我就想找男人爱我,哪怕找鸭子。我的确找过鸭子,我知道这很有风险,但是我还总是抱着侥幸心理。找鸭子的好处就是,我可以随心所欲,可以辱骂、调教、甚至殴打,一切都是发泄。我觉得自己变态了。完事得知他和我还是老乡,走的时候我还往他的内裤多塞了1000块钱。看着他感动并惊喜的眼神,我很有成就感,随即觉得很悲哀。

更多 激情故事 真实情感故事 尽在海阔天空

醋蛋归元液给您健康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