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 > 后悔和摸个男人的一夜情

后悔和摸个男人的一夜情

床上的能力是我判断男人的依据

Lina,24岁,未婚

谈过6个男朋友,没有一个对感觉,每个大概都相处不过3个月左右。现在想想
还真有些奇怪。每一个都是有善始却没有善终。到了那一刻好像就等待着什么东西
来诱惑我。“一夜情”可能更注重的是性,性奇遇,新性事,新的性体验,我看重
的倒不全是这些。

男人在我看来是我生活的一个侧面,这个侧面平常是很难看到的,当你把它翻
过来的时候,它就暴露在你面前,一丝不挂,触目惊心。在那个夜晚你发现躺在你
身边的男人陌生得令人汗毛直竖,你甚至要怀疑自己的眼睛了。

我对男人的认识大多在夜晚和夜晚的床上。男人是否像个男人,不是靠他的言
语表情,床比任何一切更能说明问题。有些女人是在和男人发生关系后才完整地爱
上男人,“一夜情”对于她们是无限美好的遭遇。我是想先认识男人再去认识他的
性能力。如果我觉得他很特别,我才会注意他的性表现,才愿意在某个夜晚与他同
拥暖衾共度良宵。

欲望是拴不住的食人魔鬼

Queen,36岁,离婚

“一夜情”其实是个隐藏在每个女人内心的玫瑰故事,是一种冲动或者说向往
。这个词难免让人觉得违背道德,品德败坏,用心不专一。

恋爱过的人应该承认,天下并没有唯一道德标准,很多遭遇不管是离奇的还是
正当的,都可以指向两个人心中的真情标准,注意这个标准不是人类的泛道德与泛
文明。当人们说“爱情是浪漫温馨”的时候我觉得那是对爱情过分的恭维,是不准
确的评价。爱情疯狂的一面总是被我们有意忽视,或者换句话说,爱情疯狂的一面
是畸形的,所以无法进入爱情的定义。

现在以一种经验的眼光看,爱情只是一种人生经历,它没有责任去担当道德的
传教士。“一夜情”所以发生了,就是因为每个人不但是女人心中都藏着一个魔鬼
,它的名字叫欲望。欲望像爱情一样,本身并没有属性,它的物理状态应该是液态
的,流动着的。欲望的动机在当时当地总是被当事人曲解,它其实什么都没有,它
只是当事人遭遇的过程。而对过程的解释不过是对事实的翻译,对历史的猜测,于
历史或者事实本身而言毫无意义。

我似乎很赞同女人的“一夜情”的,但绝对不是基于我是女性,好像要给同胞
们争个风流的权利。我的意思是,你不能解释为什么生活是这样的,你只能解释你
是怎样生活的。

后悔跟某个男人发生过关系

Sime,26岁,已婚
那件事发生以后我觉得我的生活变得很怪异,很多能够解释的问题一下子都找不到
答案了。后来干脆我就不考虑自己的行为动机了。西方哲人怎么说的?“我思故我在
”,我想变换一种说法,叫做“我在故我思”。思想总是落后于行动。我的丈夫罗
魏是我大学的同学。大学毕业时我们分在一个城市,那时只是一般朋友。
我自己长相不出众,到25岁那年对象还没着落,我的女同事们开始帮我着急了
,都下上张罗。我觉得挺难受的,就找他聊天,真的没有别的意思,老同学嘛。那
天晚上我们要了一点红葡萄酒,喝了两杯我就有点不行了。醒来后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猜是他送我回家的,可能还帮我擦干净了衣服上的呕吐物。我没想到他还挺细
心。我和他属于没有特别感觉的那种,彼此印象可能不差,可从来没有想到要成为
什么伴侣。再后来我们的联系多了一些,但进展不大———我是说没有那方面的意
思。

一天,我高中时的同学Willian从日本回国探亲,打电话约我出去。我知道
Willian对我的印象一直不错。谈话间我们彼此涉及到了各自的婚姻状况。他说他
在日本积累了一些钱,生活还算可以,希望我和他一起去日本工作。他当时情绪好
像特别激动,说了不少情话,反正弄得我心里一动一动的。他回来总共只有一个月
,有26天是跟我呆在一起的。我不知道是怎么和他上床的,在哪儿,什么时间,对
我来说似乎已经很遥远了。我把去日本以及和他准备结婚的事跟家里人说了,他们
一时难以接受。

Willian回了日本。我给他去了三封信,他只回了一封,内容很平常,与他当
时说那些话简直大相径庭。而且我发现地址也不是他曾经告诉过我的。我一下子对
Willian失去了信心。

决定和罗魏结婚是一周内的事。父母倒是蛮高兴的,因为大家在一个城市,以
前接触也较多。婚后我们的感情还挺好。可是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我的爱情是怎么
回事--不,我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回事。说实话,我现在很怕Willian回来,怕自己
无法解释自己的婚姻以及对他的怨恨。

资料:美国心理学教授威高克博士发现:男人经常后悔没有跟某个女人发生关
系;女人则后悔跟某个男人发生过关系。

我就是那朵夜玫瑰

Rose,28岁,已婚

女人是非常敏感的动物,她们比男人更懂得享受生活的馈赠,也同时付出了深
重的代价。代价使人成熟,如果事前能知道要那么大代价,那人就是成神仙了,而
天上的神仙是没有痛苦的。我是在一次同学生日聚会上认识他的,在这之前我已经
和我的丈夫生活了两年多,并且讨论着什么时候得要个孩子了。他引起我的注意是
因为他会讲笑话,不是那种男人常见的浑话。他一看就是个幽默的人,性格非常随
和。

晚会结束前大家分工,谁该送谁回去,他碰巧被派去送我回家。一路上他挺沉
默,分手时我主动要
了他的电话。对我来说,这只不过是对别人的尊重,我知道我是不会主动去与他联
系的。我甚至至今都不知道他在什么单位上班,有没有单位,是否结婚或者谈了女
朋友没有。后来我偶然在电视里看到他接受当地电视媒体的采访,才知道他是位版
画家,而且还挺有名。
据说有魅力有城府的男人见到自己喜欢的女孩子一般不会迫不及待请她吃饭喝
茶,最厉害的一手是:得到对方的电话,但从不联系。然后在一个无关痛痒的时候
请求对方帮助,而那个忙几乎是微不足道的。他大概就属这类人。那次他来电话请
我帮他买一种彩笔,因为我曾说过我单位离工艺美术品商店很近。我去过两次,他
对我报出来的型号都不甚满意后来我才知道他只有不满意才行。再后来有天他来电
话说:那件事上很麻烦你了,一直想找个机会答谢,能否赏光一起喝茶云云。他这
么一讲,我根本就没有勇气拒绝。

说实话,我结婚后还从没有和一个异性朋友单独出去过。丈夫对我管得也比较
紧,或许是我年轻的时候太招惹人了。他很会找地方,选择的茶馆在城楼上。喝完
茶我们沿着城墙往下走,当时月光清幽。我有好长时间没有这么出来走走了,心里
有种说不上来的冲动。他是个情绪饱满的人,说话总是伴着很多的动作。他有些让
我喜欢了。不知什么时候他已经将我揽到怀里,我昏沉沉看着他,一点回绝的力气
都没有。

与他可能发生什么事的念头一下子烧得我很兴奋,有点像初恋时的感觉。真的
,我一点都没觉得无耻。他说他在河那边城墙旁边买了一套房子,平时很少去住。
那个晚上我好像是第一次开放自己,我奇怪我怎么可以那么放肆?他非常在行,也很
温柔。

第二天回家丈夫询问我前一天晚上没有回家的原因,我撒谎说睡在同学家里了
,他打电话去问,结果自然文不对题。他一下子觉得问题大了,非要我原原本本说
出原委。我不吭声。我知道我永远对不起他了,那种事越解释越糟糕。我只是说:
“什么事都没有,你要相信我。”他再没问过我,他对我越来越多的是礼貌。我们
再没有同过房。我一直很难受,噢,那个版画家,我再不接他的电话了。

我相信我是彻底忘记他了。

女人的心思像一阵风

Qinqin,25岁

我和男友在婚期确定后,关系开始变得紧张起来。他大大咧咧,喜欢和同性在
一块瞎玩,很少陪我安静地坐坐,或随便说说话。我知道他不坏,也相信他是爱我
的,但心里总觉得少点什么,或者就是爱情中很私性的心灵相属的感觉吧。我非常
苦恼,真想悄悄离开这个地方。但这只是每月情绪低潮时内心的冲动,事实上在所
有人的眼里我已是他的未婚妻,并且他绝对给人可靠诚实的感觉。我觉得没有勇气
对所有人说“不”,可我真的永远要过一种看得见未来的生活?我感到自己就要这么
不明不白地嫁人了。如果这时没有Jack的出现,或许我早已是他的妻子了。

我和Jack由于工作上的联系,曾在办公室里随便聊过天。我感觉他是个善解人
意、很感性的男人。他先是借些书给我,我只把这当作是同事间的一种好感。有个
中午,他突然请我吃饭,我们急急忙忙上了出租,两人有点做贼心虚的默契。我记
得吃饭时他没吃什么,一直含含糊糊地说他的过去。他很含蓄,还有些激动,我隐
约猜到他是个离过婚的男人。但当时我已认定自己的归宿,所以没敢想和他会有什
么故事发生。

大约过了一周后的一天,我又和男友闹别扭,心里真是很绝望。在单位的走廊
上和Jack擦肩而过时,他低声说:“晚上请你听音乐会,6点半在王子饭店等你。
”我来不及回答,他已匆匆离去。整个下午过得很慢,我似乎在盼着夜幕的降临,
或者
说我想知道一个故事的结局。当我迈进饭店大门时,我看到他从沙发上一跃而起,
兴奋之情溢于言表。他说:“音乐厅就在马路对面。”我们俩过马路时,一辆辆汽
车呼啸而过,我不由拽住了他的衣袖。上台阶时,我因为身心疲惫,觉得喘不过气
,捂着心口勉强走到了座位前。
音乐厅内表演的是美国乡村音乐,我不感兴趣,只觉得剧场一片嘈杂。我不由
用手支撑着头部。这时,Jack轻轻将手放在我的肩上,我听到他的呼吸变得急促,
他的感情似乎比我的男友强烈得多。我突然被他感动了,同时又觉得有点可笑。他
实在不像三十多岁的男人。

这种情形挺尴尬的。我说:“这里面好闷,我想出去透透气。”我们走出大门
,走廊里人不多。我们谁也没看对方,却突然拥抱在一起。他紧紧抱着我,我的心
里被一种强大的幸福感给占据了,眼泪夺眶而出。不知过了多久,他轻声地说:“
音乐会还听吗?”我摇摇头。我们在黑暗中手拉着手,没走多远,我们情不自禁又拥
在一起。

那晚,我们就这样无声地拥抱了很多次。从那以后,我便陷入了更难熬的日子
。男友终于知道了我和Jack的关系,他第一次用质问的口气对我说:“你怎么可以
这样?我并不优秀,可我自信我对你的感情不会比别人少。”我第一次看到他流泪,
我很心痛,他是个乐天派,以前从不会愁眉苦脸的。我们的关系从此蒙上了阴影。
再加上男友单纯且传统,他觉得应该给我自由选择的权利,所以他并未再指责我,
也不争取我。或许他觉得我是一时糊涂,很快会回头的。

可爱情真没法用理智来衡量。我没法抵挡和Jack在一起时那种强烈的幸福感。
就这样,在痛苦中徘徊了半年多后,我终于逐渐把情感转移到了Jack那儿。我觉得
我和他对爱情的理解是类似的,我们能满足对方。他常说:“嫁给我吧。”可不知
怎么,我没有勇气走出这一步。是对前任男友的负疚感,还是我对婚姻没有信心?反
正我觉得爱情是个伤人的东西,一旦受伤,真的很难康复。但愿时光能让我淡忘过
去,平静地去爱一个人。

更多激情故事真实情感故事尽在海阔天空

醋蛋归元液给您健康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