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 > 我和妈妈的闺蜜搞暧昧

我和妈妈的闺蜜搞暧昧

2002年,我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正是那年,随着北京房地产的升温,我父母把装
修队伍拉到了北京。他们给了我两个选择:一是跟他们去北京念补习班或者去公司
上班;二是独自一人留在成都上补习班。

我想也没想就选择留在老家。我性格内向,不象别的富家孩子那样喜欢交朋
结友,除了上网和玩点音乐几乎没有别的爱好,在大人眼里还算是个老实听话的好
孩子。因为要备战高考,父母总还是有点不放心,于是,我的母亲就托她一个朋友
余春阿姨照顾我。

余春阿姨,我通常称春姨,她是母亲一个闺中密友,对这样的请求自然不能
推辞。但她提出要我住到她那边去,那边正好离学校不远。开始我不想去,但后来
去看了下,余春阿姨为我布置好的房间居然很符合我喜欢的风格。于是开学不久,
我就搬到春姨那边去了。

春姨是个漂亮女人,五年前结过婚,但只维持不到两年就离婚了,她也因此
一直单身,不再找别的男人。我曾见过母亲为春姨介绍了好几个对象,春姨好像都
是很勉强的样子。

正是八月尾,天气还热。

我跟以前在自己家似的,穿条小裤衩就去厨房找水喝,不小心就碰上懒得开
灯并在黑暗里摸索的春姨。当时只觉得碰到一个柔柔软软的身体,我马上停下来,
打开灯一看,春姨已经跌坐在地下了。我连忙扶她起来。春姨摆摆手,自己起来若
无其事的进房里去了。之后有一天,我去参加同学上大学前的聚会,多喝了几杯回
来,在洗手间里大吐,把习惯晚睡的春姨吵醒了。

看到我痛苦的样子,她忙碌一整夜,不时给我擦着吐出来的秽物,又帮我把
衣服洗干净,并且熬了一锅粥才去睡。酒醒后,春姨已经上班去,留了字条给我说
已经帮我请假,让我在家休息一天。我喝着春姨熬的粥,心里暖暖的。回想起那个
晚上温暖的满怀一撞,不由得有点脸红。

时间好像过得很慢其实又很快,一天天地过去,转眼就快一个学期。要过年
的时候,也是我父母生意最忙的时候,他们打电话给春姨,让她送我去北京过年,
我在北京几乎每天都会给春姨打电话,说的虽然都是一些琐事,但双方好像都乐此
不疲。

寒假很快就过完了,我回到成都,一切都好像跟从前一样,但又好像都变了
。尤其是春姨,仿佛意识到什么,每天总是早出晚归。一学期的时间很快就又过去
,我如愿考上大学,并就在市里。

我长得还算高大帅气,进了大学,自然有众多女孩追逐。看到别的同学都成
双成对,我也想过要找一个女朋友。可是每跟一个女孩子相处,我都会不由自主地
拿她来跟春姨比。终于有一天,我鼓起勇气发了电邮给春姨,在信里,我不再叫她
春姨,而是称她为“春”。

信发出好些天,一直都没有回应,我以为春姨一定拒绝了我,本来想就此作
罢,但最终还是心有不甘。放五一假的时候我去春姨家,敲了半天门都没有人应,
电话手机都没有人接,到单位一问才知道她生病了。辗转跑到医院里才找到瘦了一
大圈的春姨。看到我,她很是高兴。两人絮絮叨叨说了好多话。

此后我跟春姨一直用电邮联系着。慢慢地,关系就变了,连春姨自己也说不
明白咋就变成那样子了。
跟春姨确定了关系的我,一直都在极度的幸福中度过。只有春姨会时不时地
担心别人知道后会怎么办,这种担忧时刻都不曾离开过她。纸是包不住火的,事情
终于传开,第一个跑来训斥她的是我的母亲。

当她当着好多人的面,声泪俱下地指责春姨不该为老不尊毁了她儿子,又捶
胸顿足地责怪自己把孩子所托非人。我在一边死命地把母亲拉到春姨单位外面去,
一边掏出手机给春姨打电话:“春,你先请假回家休息,没什么了不起,相信我一
定会处理好。”

不会放弃选择的权利从那天以后,我被父母亲自送回学校。他们收了我的手
机、电脑,而且两人轮流陪读。随着事情慢慢平息下去,他们又上北京忙他们的生
意去了。临走的时候,他们居然托朋友给我介绍了很多女孩子,我觉得很好笑,想
不通受过高等教育的父母怎么会想出这么滥的招数。他们离开以后,我还是被勒令
住在他们在学校附近为我租的房子里,接受一个五十多岁保姆的照顾和监视。

这回我倒是很听话,一点都没有违规越矩。只不过我在QQ里加上了春姨,每
到晚上就是我们的二人世界,而保姆总会定期向我在北京的父母报告:孩子很听话
,下课就回家,从不上哪儿去。

我是真心爱着春姨的,年龄不应该是阻挠爱情的借口。其实现在的她因为保
养很好,看起来比我大不了多少。我想毕业后就娶她,可是每当我们说起这个话题
,她总是苦笑着说:“这是绝对不可能的。”春姨也许不知道,她这样说话,她这
样的态度其实是很挫伤我的心啊!

我已经21岁,不是孩子了。我有能力决定自己爱谁不爱谁,我也不会放弃我
自己选择爱情的权力。我也知道我和春姨的这场恋爱所面临的阻力,我有足够的勇
气去面对和克服,但我需要春姨跟我一起面对!

更多 激情故事 真实情感故事 尽在海阔天空

醋蛋归元液给您健康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