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 > 十八岁的我沉沦为离异男的情人

十八岁的我沉沦为离异男的情人

在这场情感中,我有些迷茫,不知道自己扮演的是哪个角色。第三者?不是,朋友
?好像也不是。身在异乡的我好像什么都不是,但我却明明生活在他们俩人的夹缝
里。

讲述:萧雪 21岁 自由职业者人们形容一些中年男影星的话往往是“对女人有
绝对的杀伤力”,张伟对我来说,也是这样。从看到他的第一眼起,我就被他的魅
力俘虏了。那年我18 岁,是一个刚走出校门不谙世事的学生,而张伟是一个40岁
的离异男人,他有三个孩子,还有一个与他同居的情人。

张伟在那次朋友的聚会上,谈吐优雅,举止得体,1.74米的身材微微发福,有
着成年男人独有的魅力。他身为晋州一所学校的副校长,举止神态里透着一种师者
的威严。这次聚会后,我深深地喜欢上了他。

当时,我正在为找工作发愁。张伟知道后,慷慨地说这事儿没问题,包在他身
上。之后不久,他就把我介绍到石家庄他一个朋友的公司里做经理助理。工作后,
他还会经常来公司看我,并给我带些零食。他是个成熟的男人,他的事业,他的生
活和感情,对我都是神奇的谜。这年夏天,我辞去石家庄的工作,来到晋州做文秘
,就是想离他近些。

离得近了,几乎每天能见到他,我的生活就像雨过天晴一样开心。每天我都盼
望能接到他的电话或短信,我发现自己爱上他了。张伟并不避讳谈自己的家庭和情
人。他告诉我他离过两次婚,现在和情人同居。我对他的情人没感觉,总觉得这些
与我无关,两个人在一起开心就好。我以为日子会这样过下去,后来,中秋节发生
的事,拉近了我和张伟的距离。

我到底属于哪个角色?

中秋节前一天的下午,张伟和朋友们一起玩扑克。我也在场。可能他和情人约
好了晚上回张伟的老家。下午打牌的时候,情人不断地打来电话,张伟就是不接。
我想可能是顾及我在场吧。一会儿,张伟烦躁起来,干脆关掉了手机。

半个小时后,情人找来了。一见面两人就吵起来。朋友们见状都劝,说你们在
一起三年了,感情很好,干嘛要吵成这样啊?可是朋友怎么劝也劝不下来,两人甚
至动了手。朋友们后来意识到这是家务事就走开了。现场只剩下我们三人,很尴尬
,后来我也走了。其实我不想走,我想陪他。可在这种情况下,我实在不适合留下
来。

在这场情感中,我有些迷茫,不知道自己扮演的是哪个角色。第三者?不是,
朋友?好像也不是。身在异乡的我好像什么都不是,但我却明明生活在他们俩人的
夹缝里。

很烦躁,想喝酒,几杯下去就多了。张伟不知什么时候来了。他说要带我走,
我说行,我爱你,只要能和你在一起,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他说行,带我去了宾
馆。

那晚,我心甘情愿把自己交给他。张伟也感动了,给了我那么多山盟海誓和甜
言蜜语。他说要跟我结婚,要对我一辈子好,不会做任何对不起我的事。我感动得
说不出话来,抱着他一直哭到天亮。女人一生不就是要找这样一个人么?

张伟一夜未归,引起了情人的怀疑。情人为此开始和张伟天天吵架。我心烦,
心里有一种负罪感。我对张伟说:“把你家的事情解决清楚再来找我吧。”
第二天,我关掉手机,辞掉工作,只身来到了北京。我要给他一段时间解决家务事
,也给自己一段时间想清楚,是留下来,还是应该离开。
我以为,爱情是高于一切的。

本想到北京可以清静下来,可是在北京没有一天不在想他。夜里躺在床上,想
两人在一起的快乐时光;白天,同住一室的朋友们都上班去了,我就一个人到花园
里坐着发呆,满脑子是他的影子。我知道,张伟正在发疯一样找我,我狠下心来让
朋友说我不在。可是,一个月后,朋友终于被缠得感动了,说没见过一个男人这样
疯狂找一个女人,就把我在北京的号码和地址给了他。

张伟来北京没有提前打电话,而是到了北京后,才用公用电话给我打。听到他
沙哑的声音时,我的眼泪哗地掉下来,所有的伪装顿时土崩瓦解了,感觉漂泊的心
终于找到了依靠。第二天我就随他回了晋州。

路上,他说:“我想好了,让情人走,她走了,我们就可以在一起了。”我仰
着头含着泪望着他笑了。回到晋州,他为我找了份工作,我住在单位宿舍里。

让情人走,谈何容易。情人对他说:“跟了你这么多年,什么也没得到,让我
这么伤心地走,没那么容易!”情人除了找茬和他吵架外,还来找我,说他们感情
有多深,走到现在有多么不容易,希望我能乖乖走开。

我很知趣,既然这样了,我应该离开,留下来又能怎样呢?可当我把行李打好
包时,张伟赶来了,说:“你走了,我心里特别难受,你就是我的全部。” 最后张
伟硬是拦着没让我走,他说怕我走了再也不回来了。

后来,情人开始跟踪我。她甚至跑到我的单位大骂我勾引她老公,说我如何如
何不要脸。无奈之下,我带着伤心和压抑回了老家,这种日子太痛苦了,再也不想
回去了。

你的爱情原来如此正月初四,张伟打来电话约我去晋州看花灯,说要补偿欠我
的爱。他的话让我又心软了。正月初六,我带着一颗破碎的心和对新的希望随他又
去了晋州。让我们兴奋的是,正月十四这天,情人拿了他一万元钱走了,再也没有
回来。张伟虽然损失了钱,但依然按捺不住高兴把我接到他家住到了一起。

一个月后,我找了份工作,上班地点在一个小镇上。我偶尔回去住两天,平时
住在单位宿舍,日子温馨而悠闲。可我提到结婚时,张伟犹豫了。他说,都结了两
次了,害怕结婚了。看着他的样子,知道他有难处,我也就不再提。心想,只要有
感情,结婚是迟早的事。

五一回家,我在客厅发现了一个女人的旅行包。张伟当时没在,他儿子说是他
的一个干妹妹的,从北京回来住两天。情理之中的事,我就没在意,住了一天,就
回厂里了。回厂后,我发现自己怀孕了。打电话告诉张伟。他问我说,你想怎么办
?语气里有明显的不高兴。我知道他肯定不想要,就没说话。其实,付出了这么多
,也想有个自己的孩子,将来也有个希望。可是他低沉的语气让我很茫然。几天后
,我在家看到一双高跟鞋在鞋架上时,就有点蒙。那个女人和张伟的小女儿睡在一
起。我进屋问张伟肚里的孩子怎么办?他说做了吧。我没说话,哭了。
第二天,张伟以工作忙为由没有陪我去医院,到了医院,我却再也打不通他的
电话了。我去学校、家里都找不到他。最后用公用电话终于拨通了,问他孩子怎么
办?

他说:“做不做是你的事,与我无关。”

我说:“行,我自己去做,做完后想回去休息两天。”

他说:“你想再回家已经不可能了!”

自己做掉了孩子。回到宿舍躺在床上我流着泪安慰自己:可能是他不想要这个
孩子才生气吧,现在孩子做掉了,他就不生气了。

十天后,下了班已是晚上10点了,我想回去看看他。打开门,沙发上全是女人
的衣服。我推开卧室的门,木然地打开灯,我看到他从背后抱着那个女人躺在一起

女人醒了,把他推醒。他问:“你回来干什么?”我平静地说:“我只是来看
看你,没什么。”随后,我轻轻地关上门,打车去了单位。

几天后,我辞了职。离开晋州的前一天,我去他家拿自己的衣物。他们两人都
在场,我收拾完自己的东西,把钥匙放到茶几上离开了。整个过程,他们没有说一
句话。

车临开前的一分钟,我给他发了一条短信:你只把女人当了鞋子和衣服,看到
你们的现在,就像看到了我俩的开始。从此,我不会为你再掉一滴眼泪。

  •   两个月后,我想离开这个伤心地,去南方寻找一片清洁的天空。
  • 更多 激情故事 真实情感故事 尽在海阔天空
醋蛋归元液给您健康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