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 > 老妈出差前竟塞给我避孕套

老妈出差前竟塞给我避孕套

小齐,17岁,高二学生

老妈要出差了,临走前塞给我一个包包,说这是你的生活费。我没在意,她经常出差,这种“离别仪式”是常有的事。两天后,我从包包里拿钱,和钱一起掉出来的还有一个扁扁的小塑料袋,一看封口的字,我一下红了脸,她竟在生活费里夹了“避孕套”。我知道这是林小薇来我家洗澡造成的冲击波,可是她不过是洗个澡,老妈何必胡思乱想!

林小薇是我的女朋友,上周末一放学,她就来到我家,说趁我老妈出差,要和我来个周末会餐。做完饭,小薇说浑身是酱油味,要洗个澡。我家客厅直冲着卫生间,怕我偷看,小薇让我搬一个凳子背朝墙坐在卫生间门外,一只手按在门的玻璃上,只要手一动,就说明我在偷窥,她“饶不了我”。

照着她的设计,我坐在门外,听着“哗哗”的水声,体内涌起一阵阵燥热。遐想之间,眼前掠过小薇走入浴室的从容,一个问号横空出世,难道她不是第一次在男生家沐浴?沮丧和不满袭上心头,身上的燥热冷却了不少。

没想到小薇从卫生间出来时,与老妈“意外撞车”了。我打定主意,死也不能承认我和林小薇在谈恋爱。爸妈离婚后,一有机会妈就把爸过去的风花雪月拿出来抖落一番,说什么你可别学你爸爸,男的最容易在这方面栽跟头。所以在草木皆兵的老妈面前,承认“早恋”,无疑是自寻死路。

可是那晚老妈还是“直奔主题”,耐不住她唠叨,我恼羞成怒地跑出来了。我很想去找爸爸,小时候我和妈妈一起恨过他,我很想对他说说我心里的郁闷,听听他的意见:小薇到底适不适合我?

熟悉我的人都说我和林小薇不合适,她穿着出位,行事张扬,高一时她的前男友来找她,当着同学的面,她敢抱着他的腰扬长而去。开学没多久,我俩就成了冤家对头,我是主管纪律的副班长,而林小薇因违反校规经常受到我的“教育”。每次说她,她不是爱理不理,就是一脸不屑:“班副,我只认宪法!”我晕,这个“小太妹”!

后来知道她进我们学校是她老爸出钱赞助的,我更有了鄙视她的理由。没料到,到了高一下半期,我们的关系突然有了戏剧性的变化。那是一次班会,由我组织到公园去。到公园后,大多数同学都溜了,唯有小薇和她的几个死党仍在“坚守”。后来,我才知道是她花钱请她们守住阵地的。我问她为什么要这样做,豪放的她突然忸怩起来,半晌迸出一句让我摸不着头脑的话:“人家穿了两个星期校服了。”

小薇以她的“出位”硬生生地挤进了我的生活。我问她喜欢我什么,她说,我比她认识的男孩成熟,有责任感。她问我喜欢她什么,我答不上来。我俩的共同点不多,我爱看人物传记类的书,喜欢登山、打篮球,她爱看卡通片,喜欢蹦迪、逛街。可是这不影响我俩经常约会。第一次看电影时,小薇主动吻了我,这让我兴奋,可她熟稔的动作又让我不快。看来她是情场老手。

在爸爸的家门前徘徊了几次,我还是没有进去,也许我在爸爸心里早就没有了位置。回到家,一连几天,我都躲着老妈,我不知道能对她说什么。老妈时常把“抵制诱惑”的道理放在嘴边,好像和女孩一拉手就是犯“生活错误”。而和小薇谈恋爱后,向往和内疚成了我的两极世界,晚上在梦里想入非非,白天看到她又觉得羞愧。作家和诗人总是一厢情愿地歌颂青春的美好,谁也体会不到我们被青春燃烧的焦灼。

最让我吃惊的是,第二天,小薇探知了老妈对我的责任教育时,竟连连点头,说:“小齐哥,阿姨说得对,我喜欢你,当然不愿意你甩了我。”天,原来天下女人都一样。几经斟酌,我决心和小薇拉开距离,我承担不了她要的“责任”。偏偏在这时,老妈准备了避孕套,就像好不容易下决心减肥,家长非要你吃红烧肉一样。

不过,仔细想想,老妈的话也有几分道理,在我们的“恋爱游戏”中,大人们想的是“责任”,我们想的只是“快乐”。这个薄薄的塑胶袋是“性”的“通行证”,可是站在“性”的门前,我犹豫了,我不知道我能和小薇走多远。

醋蛋归元液给您健康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