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 > 失业后的老公当着我的面把情人领进卧室

失业后的老公当着我的面把情人领进卧室

薛忠的母亲生病住进了我所在的医院,我正好是他母亲的主治大夫。不知道为什么,第一次看见薛忠,就有一种心跳的感觉,我觉得他看上去特别亲切,那高高的个头和大大的耳朵,与我去世多年的父亲十分相似,在以前的日子里,父亲一直是我的偶像。那一刻,我预感薛忠是我要找的另一半。
失业后的老公当着我的面把情人领进卧室
失业后的老公当着我的面把情人领进卧室
薛忠的母亲住了45天医院,我和他每天都见面。其实,我每周可以休息一天,但怕错过看见薛忠的机会,我就每天坚持上班。见面的时间非常短,但我们话语很投机。

薛忠大我6岁,是一个政府机关的公务员。后来我才知道,他那段时间工作也很忙,之所以天天来照顾母亲,也有想见我的原因。

第二年4月,我母亲患心脏病在老家突然去世。当时接到电话,我都蒙了,六神无主。我从小就没了父亲,母亲独自拉扯我和哥哥长大,可母亲去世时,哥哥正在国外进修,一时也赶不回来,我只好给薛忠打了一个电话。薛忠立即从单位找来车,把我送回家。回家后我就哭得一塌糊涂,什么都不知道了。

薛忠负责给家里买菜,组织宴席,给母亲买来寿衣,安排到殡仪馆火化等等,打理得井井有条。送走母亲后,我也病倒了,并发起高烧,薛忠送我到医院打点滴,通宵不睡觉,守在我床前。

这次事件后,我和薛忠之间感情更加深厚了。2000年9月18日,我和薛忠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薛忠对工作特别用心,每天在外有不少应酬,回到家,他还会把当天没有做完的工作坚持做完。有时酒喝多了,他会躺下来先休息一会儿,然后起来加班。每天在睡觉前,他一定会把闹钟定好。

婚后不久,我们的女儿出生了。爱情家庭双丰收,我和薛忠的事业也蒸蒸日上。无论是朋友圈还是亲戚圈,我们都是令人羡慕的故,突如其来上帝总是公平的,不会把所有的幸运都装进你的箩筐。

2007年6月,我正在上班,手机响了。薛忠在电话里说:“蒋丽,我出事了。”尽管他的语气平静,但从他颤抖的声音里,我感觉不妙,因为沉稳的薛忠很少在这样的时间以这样的语气给我打电话。

回到家,我发现他一言不发,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把头埋在腿下,灯也没有开,他不停抽烟,烟灰缸里装满了烟头。可他以前从来不抽烟的。原来,薛忠的上司涉嫌经济问题被纪检部门调查,他也被牵扯进去。尽管他的问题不是很大,但多次被喊去问话,并且被停职审查。

那段时间,薛忠回到家后总是阴着脸,有时候饭都不吃,就躺在沙发上睡觉,脾气也渐长,动不动为一点小事就发火。我只好顺着他,看他的脸色行事。

三个月后,结果出来了,薛忠被上级部门给予警告处理、撤销科长职务。单位新任领导建议他暂时在家“休息”一年。他一气之下,办理辞职手续。

薛忠失业在家后,就把自己关在屋里,大门不出。我想长久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于是我向单位提出休假1个月,那是我上班十多年来第一次提出休那么长时间的假期。我把女儿送到薛忠母亲家里,和他一起先后去了云南大理,湖南凤凰古城和张家界,最后去了深圳,因为心事重重又严重失眠,他在飞机上严重晕机。

在深圳,薛忠的大学同学请我们吃饭,薛忠很少吃菜,只顾喝酒,他差不多喝了一斤白酒,当晚由于醉酒导致胃出血,被送进深圳市人民医院。

被送进医院后,值班医生说,如果不是我有急救经验,薛忠很有可能救不过来。

虽然多年的从医经历让我面对生老病死早已练就了承受力,但面对最亲爱的人对生命的故意践踏,我失声痛哭。

堕落,自暴自弃

从深圳回来后,我郑重地告诉薛忠,无论他发生怎样的变故,我对他的爱永远都不会改变。

薛忠答应我,他会振作起来。

而生活永远跟想像有差距。薛忠想做生意,可多年的公务员经历,我们拿不出太多的本钱。

2008年,在休整了一年多以后,薛忠决定炒股,他觉得炒股不跟人接触、不看人脸色,适合他这样的心境去做。

我并没有指望薛忠能靠炒股致富,只是希望他有些精神寄托。

可让我意外的是,事业受挫后,薛忠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开始扭曲,像变了个人似的。

他没事干的时候,就呆在家里,一个人喝闷酒,喝醉了就发脾气。要么就到茶馆里打牌,有时候通宵达旦,我不想看着他沉沦下去,就不让他去打牌。两个人开始发生争吵,越吵越凶。

然而最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那天,我值完夜班后在家里休息。下午3点左右,薛忠回来了,而他的身后,居然跟着一个看上去年纪比我还大的女人。我穿着睡衣从卧室出来跟他打招呼,他说了一句:“哦,你在家。”然后,扭过头对那女人说:“她在家,没事,你进来吧。”然后,两人径直走进女儿的卧室。我冲进去,扑倒那个女人,歇斯底里地和她厮打起来……恍惚中,我感觉薛忠在一旁,冷冷地笑……那一刻,我有种要崩溃的感觉。

这还仅仅是开始。一个月以后,我刚从手术室出来,邻居阿姨一把拉住我说:“闺女,快回家看看吧,薛忠在你上班后就领了一个女人回家。”

我一路狂奔一路眼泪纷飞,白大褂都没有顾得上换下。薛忠把门反锁了,我拼命地拍打,直到筋疲力尽。气愤不已的邻居阿姨后来报警,警察来了后,薛忠打开了门,看着几乎是瘫坐在门口的我说:“你闹什么闹,不累吗?”

为了不让女儿受到影响,我把女儿转学到薛忠父母附近。就这样下班后,通常都是我和薛忠坐在冰冷的屋里相对无言。我和薛忠开始发生冷战,薛忠开始一夜一夜不回家。

2009年3月7日,薛忠给我和女儿留下一封信后,就离家出走了。

他在信中写道:“我在家里过得很压抑,我想离开这个城市,不再回来,我对不起你们母女,我走了,你们也不要找我。就只当我死了。”

薛忠的出走对我打击很大,我那一段时间失魂落魄,什么都不想干。冷静一段时间之后,我决定去寻找他,打他的电话,他关机。我找遍了他所有的朋友,都没有他的踪影。

我于是想到用手机给他发短信,我想,他一旦开机肯定会收到的。我决定每天给他发短信。

刚开始发短信时,我很不习惯。我以前因为工作忙,不怎么喜欢发短信的,主要是不习惯在手机上打字,从薛忠出走后我开始训练自己在手机上发短信。

最初的短信都是很简短的词汇,比如“想你”、“梦见你”、“不会放弃你”等。

我发了一个月之后,没有收到他一条短信,我有些气馁。

我开始恨他,恨得咬牙切齿,有时候甚至想干脆不理他算了。

同事和我的亲朋好友,也劝我:“他那样对你,你值得吗?”

我的哥哥嫂子等亲人甚至骂我下贱。

我该怎么办?我是不是该放弃他?在激烈的斗争后,对他的感情还是占了上风。

说实话,在他离家的这段时间,我过得很苦,一个人又要上班,还要带孩子,辛苦还不说,还要遭受很多人的白眼,我有时一个人在半夜里偷偷地哭泣,而第二天上班后我还得打起精神笑脸工作。

但我坚信一条:就是老公没有对我真的变心,对我的感情没有变,他以前的作为,只是考验我而已。冲着这点,我要坚持下去,挽救这个家庭,挽救我们濒临崩溃的感情。

我于是在短信上写道:“过去只当是一场恶梦,我一点也不怪你”、“我也有错误的地方,我在反省自己。”我开始在短信里检讨自己过去做得不好的地方,以取得他的谅解。

我的短信内容越来越丰富了,诸如:“不管发生什么,我和女儿都等着你回来。”

天冷了,我用短信来表达“多穿点衣服”、下雨了,我就提醒他“出门别忘了带雨伞”,其实后来又觉得好笑,如果他不在我们这个城市,会不会也一样下雨呢?

发工资时,我就说“这个月工资略有节余,又给女儿存了200元教育基金。”

渐渐地,我把发短信当成习惯,工作之余,有空的时候,我就拿出手机,把自己的感受写下来,传递给遥远的他。晚上睡觉前,如果不给他发短信,我就无法入睡。

我冥冥之中感受到,他没有更换手机号码,他一直在看我的信息。我每个月定期给他存上50元话费。

今年9月2日,是和丈夫结婚10周年纪念日。我记得我们夫妻在几年前看电视片《结婚十年》时,薛忠搂住我说:“等到我们结婚十周年那天,我一定陪着你。”我们还拉钩起誓。

在此前一天,我就给他发短信:“你知道明天是什么日子吗?是你该兑现自己的诺言的时候了!!”

为此,我请了一天的假,把家里认真做了一次清洁,并精心做了一顿可口的饭菜。

就在这晚8点整,奇迹出现了,门开了,我朝思暮想的薛忠出现了。

那一刻我仿佛觉得在做梦,几乎将要昏厥,丈夫扑通一下跪倒在我的面前,我们一家三口紧紧抱在一起,泪流满面。

醋蛋归元液给您健康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