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 > 与男上司的女白领那点私密事

与男上司的女白领那点私密事

六月,天空悠蓝,美丽的日子里我流着眼泪离开了生活和学习了四年的学校连同那懵懵懂懂的情愫。又辗转了一个月,来到一座遥远而又据说是充满希望的城市——北京。
与男上司的女白领那点私密事
我以为这里满满的是机会,只要你伸手就可得。却原来不是。

绝望的要放弃的时候,投出去的简历终于得到回音,被录取到一家环境公司做行政秘书。办公室在22层,临窗坐着,窗外汽鸣声声,传上来虽微弱,却总是搅乱思绪。阳台上大片大片的绿萝。

帅气却浑身散发着冷气不容接近严肃的不得了的上司乐天在隔了两个隔断的前方用审视的目光环顾着办公室各个角落。大家背地里叫他“大马”。

素素在博上写道:日子如同在浮灰上写字,谁不是染得满手尘土。我深有同感,虽涉世不深,却已把该明白的不该明白的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了。

当所有的新奇变得平淡,所有的陌生变得熟识,尘埃落定了,日子开始像穿在身上洗得泛白的牛仔裤,了然无趣的只剩一种颜色时,于是我无时无刻不再渴望着爱情的光芒将我照耀并渲染上夺目的色彩。

偶有天对着镜子浅唱低吟、自我陶醉,才发觉稳定了、心宽得本瘦削的身子开始呈现横向发展趋势,沮丧得拉长了脸给好朋友电话,她建议说,去健身吧。我想反正需要鲜活的原素注入进来,就答应了。

趁着健身房打折的机会我和好朋友在公司附近办了张年卡,做好充分的准备与减肥来一场无声的战争。

下班的时候,是我最快乐的时候,可以回家脱下绷得紧紧的工作套服换上宽松舒服的运动衫站在跑步机上或是卖力跳健美操时大肆挥甩着汉水,我傻笑着以为甩下去的汉水就是身体上多余的脂肪。

那天好朋友说健美操室来了位帅的不得了的男教,所以兴奋的我下了班来不及回家换衣服早早就守到健身房门口,结果好朋友打电话说有事儿,去不了。我到点儿就悻悻然的一个人进去了,刚去了,看到健身房已是排了好几排的美女,只好站在后排,叹了口气,心想:看来新老师魅力真是不浅呢。惦起脚尖看着传说中的帅哥,没办法,人多我个子小,把高跟鞋惦了再惦,终于看到,“咔”鞋跟掉了,不看还好,看了受惊过度,鞋跟都被吓掉了。

定定神,天哪,原来是我一直对他都有好感的那个“大马”。这时音乐响起,没办法,脱了鞋光着脚板跟着大队混了起来,可是眼睛不听使唤的老想盯着“大马”,别看平时那么一板一眼的人竟然跳起女生操来还有模有样的。

正想着乐呵着,音乐竟然嘎然而止,可是由于惯性身体还在运行着,结果整齐的队伍就我一人在后面乱转,“大马”适时的拍了拍手,说,今天就到这里吧。

我还没从尴尬中反应过来,“大马”大步流星穿过美女如云的人群,走到我跟前,弯腰拿起我的鞋子,夹着我就走了出去。

走出健身房的门口,我拍打着他结实的背说:大马,你干什么呀?放下我啊。他不理会我,仍旧走着。走到一辆黑色的小车前,开了车门,把我和鞋子塞了进去,然后他走到另一个门,钻了进来。

他靠过身子来,帮我系上安全带,正欲要发怒的我,闻到他身上淡淡的香水味道。顿时觉得像被罐了迷汤一样傻了八噔的,呆呆的望着他的脸,那么近在咫尺之间,心跳猛然加快,慌乱的不知所措。

笨丫头,看啥呢?一听他骂我,终于中痴傻状态中恢复过来,低头在他胳膊上咬了一口,他没防备到“啊”的叫了一声,瞪着眼看着我做鬼脸给他看。

想是被我气到了,他竟然手指插进我的头发里。刚才还得意洋洋想着继续整他的大脑刹时变成一变空白,身体不由自主的擅抖起来,感觉到甜甜的。

他放开了手,我猛得挣脱。他竟然坏笑着说,笨丫头,看你还敢不敢惹我。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了,知道了吗?

我惊愕的抬头看着他。白痴的问,为什么?

他说,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招你进来吗?没有印象了吧?你复试的时候把机会让给人家我看到了啊,笨丫头。早就注意你了,那么迟钝。你的位置也是我安排的,是我正好可以看到你发呆的地方。

天啊,竟然有这样霸道的人,原来早就动机不纯了。我嘟着嘴巴,不理他。他刮了刮我的鼻子说,撅着个小猪嘴,都能挂上个油瓶了。走吧,想去哪里吃饭,我请你,给你压压惊。

车开动了,看着他微笑的侧脸,从一开始有好感到开始沦陷。彻彻底底的。

上班的时候我们仍是不苟言笑、正经八百的上司与下属关系;下班的时候,他开着车子载着我回家,音响里放着关于爱情的歌,车窗摇下,风吹着我的长发,飘入乐天鼻尖的洗发水味道,他说香香的、痒痒的,然后趁红绿灯的当口,吻我的耳垂,叫我笨丫头。甜密的恋爱感觉让人眩晕。幸福来得好快,就在寂寞崭角时。

在一起的日子,觉得好满足、好开心。我总是喜欢用胳膊绕着他的脖子问他:爱我吗?他像对待孩子一样有耐性而宽容的宠爱着我,由我任性、执固、蛮不讲理。

恋爱了,肥却减的越来越慢了。还是162m,46kg。

他说,笨丫头,你不需要减肥的,现在正好,瘦一点都少,胖一点都多的那种。我躲在他怀里咯咯的傻笑着。有他,我的生活是如此美好。

冬天悄无声息的来了,因为他,我没有感觉到冷。单身那时好朋友就对我说,冬天一定要找个男人暖被窝的。很喜欢冬天,有我于生之日,有洁白的雪。

十二月月末。

下班了,我在一帮同事的簇拥下来到公司附近的‘花家怡园’,脸上铺着红光、纯美温柔的微启着嘴唇,坐进他们中间,公司象征性的送了一个小的奶油蛋糕。乐天穿着后尾开叉的黑西服,捧着十一朵洁白的沾着水珠玫瑰花,坐在紧挨着的右手边上。

对我说,落落,亲爱的丫头,生日快乐。在额头处散下一轻盈的吻,只觉晃眼的光一闪,同事们不失时机的将这一幕捕捉到数码相机中。他第一次没叫我,笨丫头。

大家喧嚷着叫嚣着冰淇淋蛋糕的时候,乐天把玫瑰放在旁边的椅子上,狂奔下楼去了,半个小时过去了,他还没来。我依旧笑靥如花的微启着唇等待着,像穿着婚纱待嫁的新娘般。一个小时过去了,仍没有他的影子,我开始慌了,打他的手机,手机还是那首我爱听的彩铃,走了你还有谁,却一直唱着没有停的意思。

跟同事跳着楼阶下去,推开门,却看到马路上围着一圈人,闹哄哄的。疯了似的拔开人群,带着哭腔声嘶力竭的喊着,乐天,乐天,看到那彩色的已化了的冰淇淋蛋糕时,我头“嗡”的一声,晕倒在地。

我想醒来,却睁不开眼。看到乐天,上扬着嘴角伸着手,在叫我,笨丫头,过来。让我看看,又长大了一岁,有没有学会照顾自己,有没有……他的身影越飘越远,我抓也抓不住,拼命跑着、哭着、追着。

好久没有哭,自从跟他在一起后,竟然忘了哭的滋味,原来还是这么叫人心痛。这样反反复复,他说过,明年春暖花开的时候会娶我,会让我做最最美丽的

新娘。在一起的五个月,1500个日夜,我们朝夕相处,动人的画面,动听的誓言,嚎啕大哭,想你温暖的掌心,你宽厚的后背……

几经挣扎,一直有听到他深情的叫着,落落,落落,我的笨丫头。心零散的碎落的声音,好残忍、好疼。乐天,不要离开我,不要,这只是梦而已,不是真的。

醒来的时候,看到乐天的爸、妈,苍桑的脸上泪流满面的对我说,孩子,他就这样走了,没有对我们说只言片语。原来这都是真的,原来都是真的。感觉到精神支柱全然坍塌,眼泪大滴大滴的掉在医院病床上白的刺眼的被单上。

幸福遇见又丢弃我,爱情的光芒与色彩感染到我却又在我正欲享受时急速抽回,剩下一片暗淡,没得选择,都是宿命。

春暖花开的时候,公司墙角的音响里轻轻的唱着关于伤感与流泪的歌。

新上司在被我拒绝了N次后仍对我百般殷勤,而我,仍然傻傻的对着窗外的一切发呆,对着大片大片的绿萝神情变得恍惚,那化掉的冰淇淋蛋糕一直在视线变模糊了地方出现,泪水就那么无声无息的一次又一次决堤。没人可以替代,走了你没有谁。

同事们都对我说,落落,你怎么变得这么瘦,健身未勉也太管用了吧?浅笑嫣然,转身却感觉到凉凉液体的湿。

醋蛋养生

醋蛋归元液给您健康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