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 > 取一个穿真丝睡袍的女人让我过生奴隶的生活

取一个穿真丝睡袍的女人让我过生奴隶的生活

傅先生看起来高大清俊,有着学者特有的儒雅风度,语速很慢,很注意措辞。他不习惯这样的方式来表达他最隐秘的感情世界,但不说出来又觉得对不起那个他非常喜欢的女人。他希望她能够看到这篇文章,理解他,等待他。
取一个穿真丝睡袍的女人让我过生奴隶的生活
我娶了一件奢侈品

我与妻子是一对表面无限风光的怨偶。我们是大学校友。我学的是文科,且一直是优等生,但对学理科的人有一种莫名的崇拜。从小我就怵物理,而我妻子大学读的是物理系,成绩优秀,毕业后留校做了教师。一个女孩子,对于我始终无法学好的科目居然学得游刃有余,让我好生崇拜。当时,她们物理系的女生不是粗鄙,就是特别没生气,头发乱糟糟的,衣服也特别随便,只有她,走出来比中文系和外文系的女生更得体、更优雅、更有气质。

我们在一次学生会的活动中结缘。她那时候说,她喜欢我念英文的腔调和特别干净的衬衫领子。当时,我已经考上了本校的研究生。她才大三。对于我,她是遥不可及的“明星”,我不过是一个说上海话还带着老家口音的外地人。她出身教授之家,我父母只是江苏一座城市里的干部。我不明白她当时怎么就会选择了我,同许多出身大家的同学比起来,我除了人长的还算过得去,实在没什么出众的地方。我曾经问过妻子:“当时为什么会选我?”记得她回答:“我喜欢与众不同,而且我要证明我有眼光啊。”

对于当时的我来说,娶了她,大有独占花魁的满足与得意。我同她结婚之后第一次回家,给我们家带来的几乎是轰动性的反响。两个人都春风得意,有才有貌。虽然只在我父母家住了一晚上,但我们的到来着实给足了父母面子。妻子美丽如花,出身教授之家,又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学生,待人接物自有一分好家庭出来的大方与高贵。带这样的太太回家是我父母,不,甚至是我们整个家族的荣耀。

结婚后不久,我才发现,对于我这样的人来说,如此的太太其实是一件奢侈品。她有着一切出身优越的女孩子的优点和缺点。在人前,她体面、优雅、大方;在生活中,她霸道、跋扈、任性。从来不下厨房、不做家务、不肯让人,新婚之初我还觉得,她有资格这么自由地生活,甚至还觉得父亲娶了母亲那样贤惠、厚道,永远忙碌在厨房的老婆是无能。我能够娶到我妻子这样的女人是我成功的开始,我需要我的太太高贵而美丽,我们家族的遗传基因将因为我的选择而发生本质的变化。
从小,我一直渴望将来的生活是我在内部电影里看到的情景,家里有客厅、楼梯,我的太太在家里穿系着腰带的漂亮睡袍,而不是系着围裙拿着抹布的女人。我们的生活要像一切优雅的上层社会人士一样,大家早上吻别,睡觉之前道晚安,早上喝咖啡、牛奶,吃面包、果酱、煎蛋。妻子果然让我所有的梦想都实现了。我们住进了一套她去世的姑姑留给她的公寓房,在市中心,有着当时不多见的光滑的打蜡地板、阳台、浴室和电梯。记得我的家人第一次来我家的时候,我的小外甥对于大楼里的电梯充满了好奇心,乘上来再乘下去成了他最喜欢的游戏项目。

这套房子的房租在当时算是很贵的,而我们那时拥有的不过是体面的职业,工资并不高,这套房子要交的房租就是我们三分之一的开销。我父亲那时候还每个月寄钱给我,说住在我妻子家提供的房子里,房租应该由他们来付的。

有一年过春节,我的父母和小妹一起来我家过春节。他们知道我们平时吃食堂,一到就开始在厨房忙开了。那些日子我回到家就有热腾腾的饭菜。而妻子是用沉默来对抗这份天伦之乐的,她不喜欢我们这么多人挤在一起的热闹。那次,我母亲做了红烧肉,看到她吃了好几筷。隔了一天,母亲又做了一大盘,喜孜孜地说:“我知道你喜欢吃肉,特为多做了,你多吃点哦。”哪里知道,妻子居然整个晚上板着面孔,碰也不碰那盘菜。可能,她觉得像她这样的人爱吃红烧肉,跌了身价。她的做法,让我母亲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事后,我发现母亲在厨房一边洗碗一边流泪。母亲诚惶诚恐的表情让我心痛。而我的妻子却什么也没看到似的,依然故我。

晚上,我对她说:“你应该给妈一点面子,你这样让她心里很难过的。”她回我:“我凭什么要给她面子,年纪大的人为什么不懂道理。说我喜欢吃她的红烧肉,滑稽。”

小年夜那天,父亲随口问我们:“日子过得怎么样?

她说:“我们工资低,过得很紧巴的。”

她说的时候神色淡然,而我心里一凉,这可是我的父母第一次到我们家来过节,而且他们每月给我们寄钱,无偿给我们带孩子。
她还说“日子紧”,让我的父母怎么能在这里安心过年呢。我一时气结,简直不知道怎么来表达我的愤怒!事后,我拉她到小房间里,对她说:“你这样对我爸爸说话,简直有点不讲道理,不要脸。”她听到了之后,勃然变色,平常的优雅和高贵全没有了,居然拎着我的衣领把我拖到大房间,当着我的妹妹大声质问我:“你今天一定要说出来,我哪里不要脸啦?!我哪里不讲道理啦?!我看,你才不要脸!”语音未落,她抬手给了我一记耳光,当着我妹妹的面!在小年夜!

这一记耳光打掉了我对她仅余的情分,我的心冷掉了。我把她结婚之后的跋扈自私和生活上的懒散冷漠全都想起来了,那记耳光打掉了我所有的忍耐和尊严。就是在那一天我发誓,一旦有机会,我要同这个女人离婚,否则,就是我这一生做人的失败!

我的爱情无人理解

我们冷冷地过了好多年。学理科的女人大约是比较冷血的。她虽然看起来依旧漂亮高贵,但在夫妻生活中也始终是无可无不可的。她对我的要求也不过是———体面吧。这两年来,我的事业发展算很顺畅,在专业领域得到了一致的公认。我们一起出席各种聚会的时候,一直是别人眼中的幸福家庭,真的,很少有人像我们两个人一样,事业、仪态、谈吐,无一不体面。
如果丹枫不出现,我的生命就这样体面地黯淡着。

丹枫不是陌生人,她是同我一起长大的邻居。小时候大家倒常常拿我们开玩笑,到上学之后,我是一路领先的优等生,她的成绩一直居中下。等我来上海上大学的时候,她已经上班了。我成了人中的骄子,她却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子,长相平平,工作一般。偶尔,听到家人告诉我,她嫁人了,结婚三年还没有孩子,似乎过得很不好。在我婚后带妻子回老家的时候,见到过她一次。当时她的脸色黄黄的,显得干瘦,穿着被我妻子批评为俗气加乡气的红色两用衫。同当时志得意满的我们站在一起,她的落魄与尴尬显而易见。

在我心里感到寒冷的时节,丹枫出现了。她第一次来看我的时候,我都没认出她来。她的气色比我过去见到她时好很多了。她在一家外贸公司做了好几年,公司要在上海设立分公司,她就来了。没有了青春期的羞涩,我发现我们还是老朋友。小的时候,我们一起去过的地方,吃过的东西,认识的朋友都在彼此的回忆中慢慢浮出水面。

在她的小屋里,她能够用电炒锅做出我家明亮的厨房里做不出的美味,那是我家漂亮宽敞的饭厅里,我从来没有享受过的热饭热菜。在她的小房间里,我尝到了一个女人亲手炮制的三菜一汤。吃过饭,喝着她给我泡的茶,居然百感交集,想流泪,想永远留在这个温暖的所在。这样的氛围,这样的女人,才是一个男人真正需要的。

同她比起来,我美丽的妻子仿佛是一个没有生命感觉的女人,就像她研究的学科,生冷得毫无生命气息。她这一生,似乎一直保留着她所谓的尊贵,冰冷的尊贵骨子里的自私冷漠,就是我妻子的为人。夫妻生活,对于我妻子也不过是人生的一道程序。而丹枫看起来似乎是卑微的,却是生动而热情的生命。我需要真实的生活,而不是一具漂亮的摆设。我从来没有带着玩弄的心情去和丹枫交往。第一次或许是偶尔的冲动,但继续交往我是认真的,我想给她完整的生活,给自己正常的生活。

我试探着把我的感受告诉我的妹妹。受过妻子冷脸的妹妹居然对我说:“算了,算了,你们男人在外面玩玩是可以的,怎么好当真的。”这是我实在没有想到的。我希望在母亲那里找到援助,可是,我那当面受过冷落、委屈,从来没有得到过来自媳妇尊重的母亲,居然一心维护这个女人,她说:“只要我活着,我就不会允许你找其他的女人。我们家,从来没有离婚这种事情。”她同父亲始终觉得我同我妻子是整个家族的骄傲,他们把他们受到的委屈,也当成了为我的成功做的牺牲。亲戚朋友虽然对我们的专业领域不熟悉,但稍微有点学识的都收到过我父母馈赠他们的我俩参与编写的专业书籍。他们愿意享受我们夫妇带给他们的虚妄的光芒。

我觉得我愧对丹枫。父母受我妻子的气却继续维护她,让我心寒。而丹枫对我的呵护与体贴在乎,让我觉得惭愧和辛酸。我后悔,为了我年轻时代的虚荣、轻率,难道必须付出一生的代价吗?我终于知道了,我不需要一个职业高贵穿真丝睡袍的美丽女人,我要真实的生活。我也不要面包果酱和咖啡,我觉得丹枫做的葱油饼和豆浆才是我真正需要的喜欢的。

我愿意放弃一切现有的物质,同这个女人离婚。但受过她的羞辱的父母居然不同意!我应该怎么办。冰冷的生活已经好多年了,早就已经无法修复,新的生活只有同丹枫在一起才能真正开始。我真的不想再对不起一个真正对我好的女人了,我该怎么办啊?

醋蛋归元液给您健康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