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 > 实录|“我和你老公在床上”“好巧,我也是”

实录|“我和你老公在床上”“好巧,我也是”

田晶和姜学燕是邻居,虽然她们都住在武汉东湖边的高档住宅小区里,但两家却基本没有来往。

田晶家境优渥,人大毕业后,回到武汉一家国企担任人事部长,丈夫王寅是央企武汉研究所的高级工程师。多才又多金的他们,是邻里同事羡慕的对象。而姜学燕和丈夫贺厚强是靠挖矿起家的商人,整日里出口成“脏”,挥金如土。这样的邻居在田晶眼中,绝对是被鄙夷的对象。而姜学燕虽表面上对田晶客客气气,心中却也对她高高在上的姿态很不了然。素昧平生,两家很少往来。

有一年,王寅被公派到青海公干。田晶周末送孩子去补习学校后,在一家小咖啡厅里休息,突然偶遇回武汉休假的公司旧同事吕喆,心情变得忐忑不安起来。

两年前,两人被公司派往海南出差,宵夜酒醉后,鬼使神差般,田晶与这个小自己10岁的男人有了一夜情。虽然不久吕喆就升调深圳,却给田晶留下了一块心病。如今久别重逢,吕喆仍然意气风发,青春逼人,田晶一时心潮贲发,道德在情欲之风的催动下消失得一干二净。

一阵胡吹海侃后,两人很快驱车到酒店,直奔主题。

吕喆是个情场高手,床上那套欲擒故纵的把戏堪称专业,而其男性之雄风,也是田晶的丈夫王寅那种瘦白文静的技术人员无法比拟的。一阵颠倒鸾凤,见田晶娇喘吁吁,吕喆更是卖力讨好。

两人出门来已是黄昏时分,冤家路窄,哪想到,在酒店大堂,田晶竟与邻居姜学燕撞个满怀,而姜身边年轻俊秀的男人赫然不是其丈夫贺厚强。

两个女人支开男人坐下聊天,都尽量不刻意去提刚才的尴尬。姜学燕说,她在4年前就知道丈夫贺厚强在外面有女人了,起初吵过闹过,还大打出手,结果却让男人更加飞扬跋扈。

田晶对姜学燕的遭遇很同情,也说起丈夫王寅的刻板木讷来。两人不禁感叹道:“男人啊,花心自然不好,不识情趣更加不好。”

两个本来视为陌路的女人,因为各自偷情后,竟然在对男人的态度上突然“同仇敌忾”起来。

此后,两人常常相约逛街,还时常带着孩子去郊游。随着交往的深入,两人成了无话不说的闺蜜,田晶甚至知道姜学燕在外面不止一个情人。

有一次,两个女人相约逛街,姜学燕一口气买了数千元的服装,依然没有恢复以往的爽朗和大气。在田晶的一再追问下,她才说出昨天下午她在情人家温存,无意中拨到了手机的快捷键,接通了贺厚强的电话。有惊无险的是,情人在浴室冲凉,没有泄露什么秘密。但是姜学燕发现手机接通后不正常的语气已经让丈夫起疑。贺厚强当晚就飞赴武汉,姜学燕施展了浑身解数才算勉强过关。

正说着,姜学燕的手机响了,又是贺厚强打来的,开口便质问她在哪里。田晶抱不平地抢过手机说:“青天白日地查什么?我是你邻居田晶,我在和你老婆幽会呢。”那边尴尬了几秒后掐断了电话,姜学燕扑哧一声笑了。

吃午餐时,姜学燕余怒未消,觉得这个社会太不公平了,男人在外可以正大光明养二奶,养小三,却不允许自家老婆与陌生男人说句话:“男人们不是有句夸自己有本事的话,叫‘家中红旗不倒,家外彩旗飘飘’吗?咱们为他们累死累活撑起一个家,凭什么让他们花自家的钱来养小三?妇女半边天,咱们也可以彩旗飘飘啊!”

田晶惊喜地附和道:“对啊,就像刚才我帮你接电话一样,只要我们相互证明在一起,就不会引起男人的怀疑了。”

两个女人将双手紧紧握在一起,既然无意中知道了对方的秘密,这个以偷情为目的“闺蜜联盟”也就应运而生了。

答应姜学燕之初,田晶反复想过,自己和姜学燕不同,毕竟王寅没有背着她在外面鬼混,如果放纵情欲,首先逃不过的是自己的道德关。所以联盟成立伊始,田晶只是在与姜学燕一起时,偶尔客串“证人”。自己那边,却也有解不开的心结。

与吕喆再次激情后,他竟然主动联系了几次,希望田晶做他在武汉的固定情人。田晶一开始觉得这种想法非常可笑,就算道德伦理再沦落,年轻人们也不至于把婚外性行为当作家常便饭吧。但是吕喆的青春和激情又深深诱惑着她,对他的要求,她不置可否。

这年2月13日,情人节前夕,吕喆突然给田晶打电话,说自己一个人在武汉,很冷清,很想她。田晶紧张地握着电话,眼睛死死盯着在沙发上看新闻的王寅,很小声也很坚决地拒绝了。

第二天是情人节,田晶准备了丰盛的晚宴,王寅来了兴趣,要去朋友的酒窖中买瓶四十年窖藏的红酒。丈夫刚出门,突然有人敲门,竟然是吕喆。他显然喝了不少酒,脸红红的,进门就一把揽过田晶狂吻起来。

田晶几度挣扎,不仅没有脱离吕喆健壮的身躯,反而被他径直拖着向卧室走去。情急之中,她操起一个瓷瓶,重重砸在了吕喆头上,吕喆立刻昏倒在地。既不能报警也不能被家人知道,这个事情该怎么收场?

田晶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邻居闺蜜姜学燕,两人又拖又拽将吕喆弄到浴室,又费了半个小时才勉强处理好现场的碎瓷。就在两个娇弱的女人准备将吕喆拖出房间时,门外传来了声音,王寅回来了!

情急之下,姜学燕赶快打开莲蓬头把吕喆冲醒,又想到两家主卧的浴室是隔壁,浴室的窗户可以钻过一个人。吕喆身手灵活,就让他先钻到自家浴室去吧。

吕喆顺利脱身后,姜学燕经验老道地披上田晶浴袍,开门对王寅大笑道: “我们家莲蓬头坏了,临时找不到人修,帮你家浪费水来了。”说着便袅婷自如地回家了。

田晶松了口气,第一次地,她觉得这个偷情联盟不是坏事,至少可以帮忙掩饰那些解释不清的误会。既然自己并不是朵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何不像姜学燕一样去享受下人生呢?田晶开始真正相信这个闺蜜,也愿意加入到这个联盟中。

巧舌如簧的姜学燕帮田晶处理好了吕喆的事情,让他不再缠她,给她增加不必要的麻烦。经验老道的姜学燕还为田晶传授“偷情大法”,认为只有两种男人适合偷情,一种是九零后的小男生,只图快活怕麻烦的;一种是有妇之夫,但必须是逢场作戏,不会与老婆离婚的。姜学燕比照这两个标准,给田晶“量身定做”了两个情人。

一开始,田晶很紧张慌乱,约会时常常害怕王寅的电话响起,慢慢习惯后,她开始游刃有余地在两个截然不同类型的情人间周旋。王寅一出差就是几个月不着家,有些时候,田晶甚至会忘记自己还有老公孩子。

就在偷情联盟越来越牢固时,姜学燕又拉了一个闺蜜进到联盟里来。这样一来,偷情联盟就有了3个人可。姜学燕经常开着她的路虎车,带着3个人,闲暇之余,风驰电掣般穿梭在武汉的大江大湖之间。有时是素未见面的网友,有时是只搭讪了一两句话的驴友,三个人总是能找到“匹配”的对象,加入到疯狂的游戏当中。

白天,她们衣袂飘飘,是职场精英;晚上,她们却摇身一变,成为贪恋色欲的女巫,出入于各个酒吧,放纵于每个长夜。

田晶知道自己已经一步走错,满盘皆输,前方虽然是绝壁,想回头已经没有退路了。既然拥有一个情人与一百个都意味着背叛和道德的沦丧,那么何不由着性子把这种快乐延续下去呢?

姜学燕曾说过,拥有一个情人或许是短暂的快乐,只有不停地变换情人,才会得到永恒的快乐。

为了消除老公们的疑惑,“闺蜜联盟”兴起了家庭联谊活动,隔三岔五就安排几家人去郊区度假,用以表现几个女人确实有非同寻常的亲密关系。

习惯之后,田晶对丈夫也没有以前那么愧疚了,有些时候,在与情人寻欢后回到家,她甚至可以波澜不惊地给丈夫打电话,或者为风尘仆仆归来的丈夫做菜洗衣。

田晶开始有些得意了,情人与丈夫的关系,并不是传说中的烫手山芋,自己管着上万人大企业的人事,难道连三五个男人都管不过来么?

有一天,田晶在洗衣服时,意外闻到丈夫王寅的白衬衣上有强烈的香水味,一时有些慌乱。难道,一向老实巴交的丈夫也玩起了婚外情?思来想去,田晶觉得只有求助于姜学燕。

田晶约姜学燕见面,但是每当田晶说出一条丈夫反常的举动,就被姜学燕立即反驳。末了,田晶没好气地说:“他给了你什么好处?你这么帮他说话?”久经沙场的姜学燕突然脸红了,顾左右而言他地将话题支吾开去。田晶不禁起了疑心。

田晶的婚姻在支离破碎中跌跌撞撞前进着。一天,本来准备赴大连出差一周的田晶在机场突然接到上司的电话,说行程有所变动。退了机票后,她自然回到家中。

刚打开大门,凭着女人的直觉,一种不详的预感便在她心中升腾。不过晚上6点半左右,已经下班的王寅人影全无,而从来敞开的卧室却紧闭着。黑洞洞的卧室门后,她猜想已有女人爬上了丈夫的床。

壁灯的强烈照射下,两个赤身裸体的人慌忙爬起。田晶在第一时间看到了姜学燕因惊慌而扭曲的脸,不禁血往上涌,瘫坐在地。她万万想不到,老实巴交的丈夫竟然有了外遇,而且外遇对象竟然是自己最亲密的闺蜜!

片刻尴尬之后,王寅胡乱裹着睡袍搀起了田晶,姜学燕披头散发向自家走去。就在她快迈出客厅时,田晶却爆发出怒吼声,挣脱丈夫的怀抱,抓起茶几上的水果刀,奋力向姜学燕的脸刺去。

姜学燕慌忙躲闪,左脸被划伤后,一个趔趄磕倒在鞋柜上,当场晕了过去。王寅赶忙打了120,将姜学燕送往住地最近的医院。24小时观察后,姜学燕并无大碍,脸上的伤口虽不深,却会留下很长的疤痕。

姜学燕事后承认,当田晶一家刚搬过来时,她就对邻居王寅产生了兴趣。她的情场只局限于风月场所,圈子里没有王寅这样的高知朋友,自然没有机会与这类人接触。她心中痒痒的,如同极限登山运动员,势必征服从未攀登过的高峰,至于这座山峰是否已经插上了私人财产的旗帜,她都不在乎,她所要的,只是征服这个结果。

一来二去熟稔之后,借着田晶在外有了情人,不能分身顾及王寅的空档,姜学燕适时地进了王家,用异于田晶的火辣风情征服了高级工程师的心。

而贺厚强闻讯后,羞愤难当的他一进医院,就扯着姜学燕的头发嚷着要离婚。王寅上前拦阻,被他一把掼在地上,跌断了眼镜腿。贺厚强还要大打出手,被赶来的护士紧紧拉住。

田晶决定单独约贺厚强见面,她已经想清楚了,事情造成这样的结局,根子全在自己。如果当初她没有一夜情,就不会和吕喆有任何瓜葛,也不会被姜学燕发现后逼迫加入什么偷情联盟,泥足深陷后被闺蜜近水楼台,将自己丈夫也偷上了床。但如今,王寅提升研究所的副所长在即,在这关键时刻,绝不能出任何岔子。偷情归偷情,但家还是要保住的,所以,不管付出什么代价,她都必须保住丈夫的名声。

这天下午5时许,打扮入时却神情憔悴的田晶来到武昌汉街的一家五星级酒店,按照她和贺厚强的私下约定,为了封住他的口,让王寅和姜学燕偷情的事情掩埋起来,今晚,她将在屈辱和悔意中交付自己的身体于邻居男主人……

酒店门外,是湛蓝无比的天空,纯净地让人不敢正视;门内,是憔悴绝望的女人,可怜地让人生出可恨之心。什么闺蜜情谊,什么夫妻真情,一步走错满盘皆输,这,就是田晶纵情声色的结果。不管高知无知,无论白领平民,将道德伦理置于脑后放纵声色的结果,古往今来大致都是如此吧!

醋蛋归元液给您健康身体